幸运彩票

阿里云開年Hi購季

其實黑客組織對ISIS的網絡戰爭已經進行了一年多了 - 人物 - jxmzone.com.cn

2015年11月19日 13:45 次閱讀 稿源:雷鋒網 條評論

巴黎發生恐怖襲擊后兩天,有一個戴著《V字仇殺隊》面具的人在twitter上發布了一段視頻,視頻里他代表全世界最大的黑客組織Anonymous,向ISIS及其支持者宣戰。同時,這個黑客組織宣稱,兩天里,他們已經癱瘓了超過2000個ISIS相關的Twiiter賬號。 短短一天,這段視頻就迅速蔓延開來了。

對國內的普通人來說,這是他們第一次聽說Anonymous,許多看過視頻的網友表示這群人很酷炫,但也有不少知情者說,這個組織歷來嘴炮max。

那么,現在我們就來從頭說一說:

Anonymous到底是個啥?他們以前干過些啥?這次的宣戰又有什么意義?

(圖一: ISIS在twitter上黑掉了美國陸軍使用的賬號)

從外媒的資料上我們得知——

Anonymous的前身來自4chan社區——這個社區也不算很正經,最初以黃圖、嘴炮和幼稚段子聞名。如果注冊用戶沒有按照屏幕上的要求輸入昵稱時,就會得到系統默認的“匿名者”(Anonymous)的稱呼,慢慢地,它就成為了一個獨立的組織。

這不是什么正兒八經的組織,因為加入這個它簡直太容易,不需要會費、資質和儀式,只要一個象征性的宣誓。后來以這個組織為名搞的歷次大事件中,也沒有固定的領袖,今天是這一撥人搞,明天是那一撥人搞。和所有松散的、來去如風的黑客組織一樣,Anonymous的成員最崇尚自由,最討厭制度和等級,把這群人凝聚到一起的動力,不是制度,而是文化。網絡專家把它定義成“一個亞文化群體”,他們自己人曾形容這是 “一場前赴后繼的偉大友誼”。

2008年,Anonymous搞出了他們成立以來,第一個比較受人矚目的大新聞——反對宗教組織山達基教的活動。這個教會曾致信Gawker網(一個追星網站),要求它刪除湯姆克魯斯吹捧山達基教的視頻。Anonymous知道后就打算“干一票大的”,教訓一下企圖控制信息的教會。

(圖二: 此次anonymous使用的徽標)

他們在YouTube上發了“新聞稿”,一個用計算機處理過的聲音宣稱要把這個教會從幸運訊站上趕出去。隨后,他們做的事情包括:

通過DDoS攻擊手段,山達基主網站崩潰了好幾天;還制造了“谷歌炸彈”,使dangerous cult的第一條搜索結果指向山達基主網站;

給山達基教總部寄去大量的披薩(什么鬼);

傳真一大堆全黑文件,為的是耗盡教會總部傳真機的油墨……

在一次游行示威山達基教會的時候,他們在蝙蝠俠和《V字仇殺隊》中猶豫了很久,最后選擇了后者作為他們行動的標志(其中有個重要原因是面具很便宜),這個面具之后成為了Anonymous特有的標志。

現在看來這一系列行為只是小打小鬧,但當年的山達基教會是各種焦頭爛額,他們還聲稱教會成員受到了“死亡威脅”,向FBI申請要徹查這個組織……

那么anonymous是如何組織發起一次攻擊行動的呢?

一名黑客曾對幸運訊站披露過:這個組織有大量的專用聊天頻道,想要參與行動,你必須知道專用的頻道名稱,并且聊天頻道隨時會因為陌生的闖入者而變更。這套交流系統安全系數不高,但非常奏效。

另一個比較有名的事情發生在2010年,那一年,在美國國務院的要求下,萬事達、Visa、PayPal等幾家公司停止了對維基解密的捐助。此時Anonymous已經漸漸形成了比較穩定的價值觀和宗旨:促進幸運訊站的開放自由。于是組織里的一群黑客決定“懲罰”一下那幾家企業,幾天以后,這幾家公司的主頁就被“攻陷”了,PayPal顯示,這次攻擊給他們造成了550萬美元的損失。

多次攻擊讓它名聲大振,到2012年,美聯社已經稱其為“一幫專家及黑客”、《連線》雜志上稱他們是“一群卓越的民間黑客”。但事實上,只有大約五分之一的成員是真正的技術人員,其它人則是“極客和抗議者”。

幸运彩票(圖三: 此次“宣戰”后的西方幸運訊站題圖)

除了以V字仇殺隊面具為標志,Anonymous 還有個比較浮(zhong)夸(er)的口號:“我們是軍團。絕不寬恕。永不遺忘。等待我們。”他們大量涉足到國際事務中,支持華爾街運動、阿拉伯之春、抗議緬甸對穆斯林的歧視……他們攻擊過中情局、國際武警組織,也對中國、朝鮮、菲律賓等國的網站發起國攻擊。做這些事情的時候,他們都自認為站在正義的一方,而具體做法就是“看誰不爽就干他的網”。

比如,在“突尼斯行動”中,參與者大量地給政府域名下的電子郵箱發送垃圾郵件,攻陷了多個網站,并配以文字“惡有惡報,不是嗎?”但許多攻擊者其實并不知道為什么要發動進攻,有個黑客是被朋友叫去的,人家跟他說這次行動是因為“突尼斯有個獨裁者”,他的反應是“啊,他們有個獨裁者嗎?”

老實講,這種“正義感”沒有什么邏輯支撐,大部分時候是站不住腳的,所以一直以來,這個組織的名聲其實不咋樣,很多外國人和幸運訊站覺得他們在耍小孩子把戲。哪怕到了今天,許多人也厭惡這種程序不正義的“正義”,覺得這是對社會共識和秩序的一種挑戰,根本不值得鼓勵——畢竟,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他們下一個的攻擊對象呢?

但不管怎么說,就ISIS事件而言,包括Anonymous在內的眾多黑客組織,是贏得了很大好感和認同的。

(圖四: anonymous在twitter上標識ISIS的字符)

眾所周知,ISIS極為擅長使用社交網絡,會通過好幾種語言傳遞訊息。他們在Twitter上堪稱打不死的小強,一個賬號被封禁了,又會冒出許多新的賬號。除了官方賬號之外,不同地區的分支也有賬號,形成了綿密的訊息網。根據《ISIS Twitter普查》,從2014年9月到12月之間,ISIS的支持者一共使用了46000到70000個Twitter賬戶。

在社交網絡上,ISIS會發文宣揚戰果,讓追隨者轉發信息;

幸运彩票他們發表年度報告,制作成比較精美的數據圖形式;

最令人震驚的是,他們的幾個主要賬號上還會發大量的貓咪萌圖,誘惑人家來關注……

這種以嫻熟的現代化傳播手段來宣傳極端保守的觀念、招募新成員的方式,傳播效果真是杠杠的,甚至有許多歐美青年就這樣義無反顧地被洗腦,跑去參加“圣戰”了。

基于此,黑客們的宣戰,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是對ISIS的魔爪向網絡空間延伸的遏制,這也是這種幸運訊站對抗的意義所在。

如今,這場無聲的網絡對抗戰已打響了一年多,除了經驗豐富的程序員,參與者中還包括大量志愿者和非專業技術人士。年初,基地組織武裝分子槍殺了《查理周刊》駐巴黎辦事處的12名工作人員,一名25歲的波士頓黑客通過匯總其他黑客的成果,建立了一套數據庫,其中包含了26000多個與ISIS相關的賬戶。

Twitter上的反ISIS戰斗指揮部中心,是由同一套算法編織在一起的4個Twiiter賬戶,由同一個黑客負責協調。志愿者們會將ISIS相關的賬戶導入到這個數據庫中,并一直監控著活躍的賬戶,這樣圣戰分子就能被優先發現并處理。

這個賬戶的操作者Mikro說:“我們認為自己應該努力向全世界發出聲音,即ISIS并不如其所宣揚的那樣強大。并且,我們要告訴全世界,如果每一位普通民眾能站起來對抗ISIS,那么各國政府當然能做到。”

現在,他們仍然在這么做下去:

封停ISIS的Twitter賬戶、破壞網站、揪出好戰分子的真實身份,盡管這一切行為動靜不大,遠遠不足以摧毀ISIS,也無法真正解放敘利亞與伊拉克。

但這樣一群黑客行動者,仍然希望能夠盡自己的力量打擊反人道活動,這也使他們的奮力征戰獲得了公眾的肯定:恐怖組織最終會激起整個世界的聲討和征伐。

阿里云

對文章打分

其實黑客組織對ISIS的網絡戰爭已經進行了一年多了 - 人物 - jxmzone.com.cn

1 (17%)
已有 條意見
騰訊云

    最新幸運訊站

    加載中...

    今日最熱

    加載中...

    熱門評論

      Top 10

      招聘


      Advertisment ad adsense googles cpro.baidu.com
      created by ceallan